马拉多纳 性格决定命运

乐清SEM_心理医生_心理学与职场_ 2021-05-08 转载自:

“性格决定命运”,这句名言在马拉多纳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。马拉多纳脾气暴躁,他自己对这一点很清楚,也曾极力改变,但谈何容易。4月18日,马拉多纳又一次病危住院,与2000年那次走近鬼门关一样,都有一个盛怒的背景。

1999年12月,马拉多纳冲阿根廷足协主席格隆多纳发了怒。老马多次表示想进国家队教练班子,不是当什么主教练,只是做辅助工作,把自己踢球的经验传授给青少年。而格隆多纳总转弯抹角回避,有次甚至这样说:“事情并不那么简单,我们想要菲洛尔来国家队训练守门员,要了几年才达到目的。”菲洛尔是1978年世界冠军队门将,老奸巨猾的格隆多纳这么说,实际上是根本不想让老马掺和工作。马拉多纳后来急了,公开骂了格隆多纳20多天,而后到乌拉圭旅游胜地东方之角度假时,于2000年1月4日病倒。

最近这次病倒,也是盛怒在先。一个多月前,马拉多纳再也无法忍受前经纪人科波拉,多次指责他侵吞了自己的资财。他还举例说,2001年纪念赛的合同是收入100万美元,但自己只见到9万美元,余下的都被科波拉侵吞了。科波拉还不按他的要求支付法院关于他私生女的判罚,致使法院禁止他回国。一个月前,在新经纪人的协调下,法院才撤销了逮捕令,于是马拉多纳回到阿根廷清理旧有合同,查找科波拉侵吞财产的证据,为和他对簿公堂作准备。

这就是马拉多纳此次患病的背景。尽管根本原因在于身体的器质病变,但就像一颗炸弹,没有导火索是炸不了的。

去年11月马拉多纳来华期间,曾有过多次盛怒的实例,那是老马在和自己的性格抗争。其中两次发生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之前,值得庆幸的是,他战胜了自我。

老马在北京一共只出席了这两次新闻发布会。一次是11月15日,老马到达中国的第3天。开会时间已经到了,老马还在房间内和温州商人谈判,一直拖延了一个小时。最后是温州商人被老马赶了出来,事情陷入僵局,新闻发布会显然开不成了。大约过了10分钟,老马气冲冲走出房间,甩开膀子朝前走。记者作为老马的翻译赶忙跟上去,问他去哪里?他说去新闻发布会。记者试探着问道:我们是去打高尔夫还是去新闻发布会。老马答道:新闻发布会。从此时到新闻发布会开始,记者的心始终悬在嗓子眼,但老马到了会场便平静下来,回答问题机敏而有条理,还不失风趣。

另一次是11月23日,说好与温州商人签订新合同后下楼参加新闻发布会,可偏偏新合同没有谈妥,而开会时间早到了。老马知道记者们在楼下等候,再次气呼呼地冲出房间。这一次他更显暴怒,一路上不停地指责甚至谩骂商人。记者竭尽全力劝说,甚至在电梯里把他双肩按住,让他冷静,但哪里压抑得住。出电梯后,老马走错了方向,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会场,于是返回电梯,我们一起返回17层他下榻的套间。他把记者叫到房间,差不多是在哭诉商人的所作所为。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,终于又和商人大致谈妥,这才再次下楼,来到新闻发布会场,此时只剩下大约三分之一的记者。不管怎样,老马又一次战胜了自我。

联想到老马其他多次发怒和制怒的情形,记者的判断是他两次病倒前的暴怒,都是到了实在忍无可忍的地步,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公开披露矛盾的。每到公开场合,他都尽量维护自己和别人的形象。是格隆多纳和科波拉的所作所为和老马的概念形成了巨大的冲突,否则他也会压制下去的。

老马曾告诉记者,脾气应该和血型有些关系,他的血型非常罕见。记者曾试图问清楚到底是什么血型,但他回避了。

盛怒不能释放怨气,反而会诱发致命病症。性格决定命运,老马足球外的生活充分印证了这一点。